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孙建涛的车连停车场都没进去,直接在央视大楼外的马路旁就停了下来。

王岚带着林淼从车上下来,跟孙建涛挥挥手,连多说半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就匆匆忙忙直奔大楼大门而去。她满头汗地跑进楼内,《对话》栏目早就有人在入口门禁旁等着,一眼见到抱着幼儿园小朋友跑进来的王岚,虽然根本不认识,但还是很确信地马上迎上去,笑着欢迎道:“王处您好,我是《对话》栏目的编导,请跟我来吧。”

被人叫了好多年“王部长”的王岚,在京城地界上,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自己只不过是个处级干部的事实,官僚思想被洗涤得干干净净,哪怕只是面对央视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都不停虚心地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天时间太赶,来晚了。”

林淼就完全没王岚那么大的压力,看一眼手表,很淡定地说道:“还有一分钟。”

带路的编导也笑着道:“王处,您放松。我们节目是录播,不是直播。晚几分钟不要紧的。”

王岚听对方这么说,才稍微松了口气。

她头一回单枪匹马面对央视这种顶级媒体单位,确实有点轻微的应激障碍。如果来的是一大群人,可能就不会这么紧张。跟着对方快步进了电梯,电梯门一关上,王岚就有点脱力地把林淼放了下来。精神太过紧张,连体力都消耗得飞快,实在是有点抱不住了。

林淼往电梯的墙面一靠,打了个大大的瞌睡,不过虽然身体又累又困,但还是保持了及格线以上的清醒,先问了个很重要的问题:“阿姨,我的出场费是多少钱啊?”

“出场费?”这位编导为了今天下午的这档节目,整个早上都在台里台外、上上下下地跑来跑去,虽然中午吃饭的时候,隔着老远从几个同事嘴里听说林淼在今天的某个颁奖仪式上表现得相当震撼人心,英语说得跟母语似的,可显然还是没真的太放在心上。

像他们这群见多识广的央视编导,每天接触的都是来自全国各行业的顶尖人才,偶尔还会遇上国际级别的顶尖大拿。所以面对一个能说几句英文的“神童”,电梯里的这位编导同志,最多也就是将林淼归类于“英语天赋不错而且搞不好小时候还在国外待过”的“家庭条件较好的早熟小孩”。这跟看人的眼光没太大关系,完全就是长期沉浸在某个环境中,所养成的傲慢与偏见——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今天这个节目,本来也就有着轻微的立场预设。

一个八岁的小孩子,拿奖归拿奖,国家各个机构承认归承认,甚至之前带头搞出事端的《曲江南都报》都发声明道歉了,但这依然挡不住一些明明屁都不知道,却自认为洞悉世事的人,在“神童造假”这件事情上继续保持自己坚定的立场,继续质疑“神童”成色的真实性。

所以今天的这期《对话》节目,与其说是邀请,倒不如讲是请君入瓮更为确切。

显然哪怕贵为全国第一的单位,一旦有了业绩考核上的要求,就总会有个别立功心切的小领导会踩着钢丝线,动一些对公众或者个人不太负责人的小心思。而这中间的“度”,无非就是不在镜头中直接表现自己的立场而已。对于央视级别的节目组来说,显然难度并不算大。

“你觉得多少出场费合适啊?”自认中立的编导,出于显然已经有观点偏向的心态,在电梯里就憋不住要试探林淼一下。她带着十足的和蔼,眼里带着明显的审视的目光,居高临下地观察着面前的小孩,希望能从林淼的只言片语中,收获一点自己想要得到的证据。

可惜,她找错了对象。

“哦?!”林淼突然大叫一声,把昏昏沉沉的王岚都叫得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王岚望向林淼,只见林淼一脸振奋,对着编导说道,“你的意思是,多少钱随便我要是吧?阿姨,你说话算不算数啊?真金白银的事情可不能开玩笑的!我这个人胆子一贯不大,但人在钱前面就很难再说自己是个人,跟胆子大不大就没关系了。你要这么不客气,那我也不跟你客气!出场费十万不嫌多,一万不嫌少,咱们初次见面我不为难你,划个区间你自己选好不好?”

编导同志都被林淼吓傻了。

什么叫十万不嫌多,一万不嫌少?

一万哪里少了!?

再说我们这里可是央视啊!多少人想倒贴来录个节目都还休想呢!就算那些国宝级的艺术家过来一趟,最多也就千把块的补贴,你个小屁孩哪儿就有那么大的脸,张嘴就敢要一万?

王岚见林淼把电视台的同志搞蒙了,赶紧捂住林淼的嘴,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孩子今天有点兴奋,平时不会这么乱说话的……”

编导同志笑了笑,对刚才那个出场费的问题居然就直接跳过了,细声细气道:“没事,孩子第一次来这种级别的电视台录节目,稍微兴奋过头是难免的,待会儿注意就好了。”

王岚这才放开林淼,低下头来略显严肃地说道:“淼淼,听到了没?等下录节目的时候,一定要掌握好分寸知不知道?”

得,又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

林淼在心里头对王岚的反应翻了个白眼,暗暗腹诽怪不得她年纪比张开大四五岁,却被张开爬到头上去。就这内战内行,对外怂瓜的格局,市领导能信得过吗?亏他早上那么给王岚争脸,这才过了2个小时呢,形势稍微一变,这位王阿姨居然就不认人了。林淼对王岚有了点新的认识,眼见是不能再随便放飞自我了,肚子里还有几句没说完的话,干脆也咽了下去。

“嗯……”林淼敷衍道点着头,心想等回家后就得跟老林讲讲,王岚究竟是个什么人。免得以后合作太深,哪天王岚抱上更粗的大腿,就把他们爷儿俩给卖了。

编导见林淼服管,脸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不过该政治正确还是要政治正确的,她笑着摸摸林淼的头,鼓励的样子道:“小朋友,没关系的,我们的节目就是聊天。待会儿主持人阿姨问你什么,你就只管放心回答就好。”

林淼用前世养成的良好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先用最不堪的阴暗心理,去揣度一切他人主动递过来的善意。他认真盯着面前编导老姑娘的笑脸,越看越觉得假,随即就本能地提高警惕,不再随便逼逼,只是最简单地应了声:“哦。”

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声,门开了。

门外的走廊里一片忙碌,到处都是拿着稿件或者设备奔跑的人。编导带着林淼和王岚,在楼层内七拐八拐地穿梭了片刻,最后带着两人,走进了一个跟早上那个巨型演播厅根本没法比的小演播室。林淼走进来的时候,演播室里已然坐满了人。头发烫得很蓬松,穿了件粉红色西服的漂亮主持人,就坐在镜头前。在她身旁的小舞台上,有个小型阶梯座椅,坐了三排穿着打扮随随便便,也不知道是现场观众还是群众演员的人。老老少少、男女老幼都有。

林淼和王岚进来后,王岚和女主持人握了下手,寒暄两句,就被安排到了阶梯座椅的最前排。

演播室内的工作人员又搬上来一张椅子,放在主持人跟前,随后显得有点故意地,把林淼抱上了椅子。林淼不以为意,还踢了踢悬空的腿,习惯性卖个萌。

边上的观众见状,集体发出了一阵笑声。

林淼听得出来,这笑声并不友好。

很明显就是带着某种目的来的。

“小朋友,准备好了吗?可以开始了没?”主持人笑着问林淼。

林淼环顾四周,眼见唯一的自己人王岚都叛变了,不禁有点说不准这会儿的自己,到底是刘邦赴了鸿门宴,还是关云长单刀赴会。不过看主持人蠢蠢欲动的状态,三百刀斧手是肯定准备妥当了,指不定现在就在等那一声号令,冲出来将他群殴致死。

只是眼下这个情况,就算发现不对头,也已经骑虎难下,想走也走不了了。林淼只能并不报多大希望地暗暗祈祷,最好是自己想多了,今天这些人都是来夸他的,而不是来害他的。

怎么说这里也是国家首都。

人均素质这么高的地方,社会和人心肯定都是美好的啊!

“嗯。”林淼神色平静地点了下头。

既不装怂,也不虚张声势。

反正马上就要摘面具,装什么都没意义。

主持人闻言,笑着朝导播一点头,现场不同机位的摄影机,同时启动。

“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还有各位今天来到现场的观众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这一期的《对话》节目。最近一个月,咱们国内有一家知名媒体,对东瓯市的一位特殊的孩子,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这个孩子跟咱们国内绝大多数普通孩子一样,去年6周岁时上了小学。但神奇是,这位在正常年龄入学的孩子,却在入学之后,马上就展现出了远超他实际年龄的水平。短短一年之内,他先后跳级到三年级、五年级和六年级,并顺利从小学毕业。

不但如此,这个神奇的孩子,还屡屡获得东瓯市、曲江省乃至全国级别的各项小学竞赛大奖。为此,刊登了数篇报道,对这位孩子所取得成绩发出质疑的知名媒体,甚至不得不发表声明致歉。说到这里,我想各位观众一定也已经猜到,我们今天这期节目的主角是谁了?让我们用掌声欢迎,来自东瓯市的神童,林淼小朋友!”

“啪啪啪啪啪……”

现场一阵整齐但不热烈的掌声响起,又很快停下。

镜头广角放大,对准整个舞台,将林淼和现场观众全都包括进去。

主持人笑着欢迎林淼道:“林淼同学你好,欢迎作客我们的节目。”

林淼点点头,中规中矩:“谢谢阿姨,我也荣誉能来参加你们的节目。”

主持人笑着问:“我刚才对你的……生平介绍,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林淼想了想,摇头道:“没有补充,但是有个地方要说明一下。我不是跳级到小学三年级,我是入学的时候,就直接上了三年级。”

“那也是跳级!”观众席上,立马蹦出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

主持人马上一转头,笑道:“诶,现场观众好像有话要说。”

不用主持人提醒,一个工作人员就把话筒递了过去。

话筒在观众中间传了一下,一个穿着不合身的西服,头发两边较多但中间极少,顶着明显212发型的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拿到话筒,站起来后,立马另一只跟手帕金森发作似的,指着林淼不停地抖动,用莫名愤慨的口吻,声音嘹亮道:“小朋友!你听好了,主持人刚才说得没错!是你的表达,或者说,是你的理解本身就错了!入学马上读三年级,那也是跳级!是从一年级跳到三年级!这是事实!你不能否认!你不能因为你没读过一年级,就否认你跳过了一年级!这个简单的逻辑,我怕你不懂,今天就在这里,郑重地再教你一次!”

林淼心里呵呵了。

好歹是央视的节目啊,就请这种憨憨来当现场观众?

林淼咧咧嘴。

主持人问道:“对这个叔叔说的话,你有什么想回答的吗?”

“没有。”林淼笑了笑,“虚心接受。”

观众台上那个咄咄逼人的212选手露出微笑,继续拿着话筒道:“诶,这就是对了,虚心接受才是好孩子嘛!”说完拿着话筒,坐了回去。

坐下去后,居然和身边的人击了个掌。

好嘛,憨憨集中营……

林淼有点回想起来,这节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貌似某位八零后大佬,也在刚成名的时候,在这个节目上被一群臭鱼烂虾怼过吧。

某个宣称QQ才是大人的世界的麻花辫阿姨,他印象还挺深刻的。

不过在当时那个年代,貌似说“QQ才是大人的世界”,也算不得什么错误,无非是每个人看世界的角度和认识水方式在差异,有一说一,没什么好嘲讽的。

只是今天这个现场环境,貌似比大佬当年所面对的,还要凶残一些啊。一群撸丝儿扎堆聚到央视的演播室里,举着正义大旗,围殴一个八岁的幼童,你们真的是认真的吗?

林淼心里有点小哆嗦了一下,没什么太好的招。

只能见招拆招了……

“林淼小朋友,能跟我们说说,你连续跳级的,在一年内读完小学的课程,中间还拿了那么多奖,这里头有什么小秘密或者小诀窍吗?”主持人继续笑容春风拂面。

林淼想了想,说道:“努力,认真。”

“还有呢?”

“没了。”

“不可能!”刚才说话的212又跳了起来,激情澎湃地大喊,“能拿这么多奖,最起码必须要经过最基础的项目或者学科培训,你不可能光凭努力和认真,就无中生有地拿奖!这个说法是不科学的,是严重违背常理的!我要对你提出质疑!”

主持人望向林淼:“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有。”林淼面无表情道,“那我再补充一下好了,我是认真又努力地,通过最基础的项目和学科培训,然后顺利小学毕业,顺便拿了几个奖。”

“嘿……你这个孩子!态度很不端正啊!”212愤怒了,一副要撸袖子打人的样子。

主持人忙笑道:“这位先生好像对林淼小朋友的事情太上心了,不如先把话筒交给其他人,看看其他人还有没有别的想法好不好?”

212被拉了下去,话筒被传到第二排一个戴着金丝眼镜,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手里,金丝排骨男声音低沉,语速有点慢地说道:“林淼同学,我希望你能诚实地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你的作文,真的全都是你自己写的吗?第二,请你告诉我,路程、速度和时间的问题,最核心的解题思路是什么。第三,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听说,你刚刚同时拿到了全国优秀小学生和全国优秀少先队员的称号,但据我所知,就算是首都最优秀的小学生,也从来没有同时拿到过这两个称号的。我想知道,在你的家庭中,有没有级别比较高的领导。请你回答我,谢谢。”

林淼都还没回答,现场就先响起了一片掌声。

主持人望向林淼,微笑道:“林淼小朋友,打算回答吗?”

林淼笑了笑,先看王岚一眼。

王岚微微皱眉,仿佛是在想办法,但显然没办法。

“在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能先反问一下,今天来到现场的各位叔叔阿姨,你们当中有多少人,是因为抱着对我成绩的怀疑,才来参加这个节目的?怀疑我的叔叔阿姨,请举手让我看一下可以吗?”林淼转头问阶梯台阶上的观众们道。

现场观众互相看了看,慢慢举起手来。

不一会儿,居然除了王岚之外,所有人全都举起了手。

林淼笑道:“看来今天是进贼窝了。”

主持人跟着哈哈笑了笑。

刚才提问的金丝排骨男沉声道:“小朋友,你不要急着贼喊捉贼。我们是出于关心和爱护你的目的,才过来参加这个节目的。质疑你,也是想帮助你在这里澄清问题。你这个叛逆心理,我觉得很幼稚。但是鉴于你的年龄,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幼稚。”

主持人开始来劲了,煽风点火道:“林淼,这个叔叔说你幼稚,你不打算反驳一下吗?”

“不值得反驳。”林淼从椅子上跳下来,转过身,面向众人道,“那我再反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既然是抱着对我的怀疑来的,那么请问你们,今天是更希望看到一个靠真材实料坐到这里来的我,还是一个靠投机取巧坐到这里来的我?更直白地讲,你们从内心深处,是更希望在这里揭穿我所谓造假的事实,还是更希望看到我洗清这个嫌疑?”

观众台上的人,安静了片刻。

金丝排骨男明显言不由衷地说道:“当然是希望看到你能洗清嫌疑。”

林淼微笑道:“请问叔叔是从事什么职业的?”

金丝排骨男道:“我是一个普通的货车司机。”

林淼有些意外,又问刚才的212选手道:“那位叔叔呢?”

212站起来,伸手接受话筒,更正气凛然道:“问得好!我是一名初中数学老师!我为了今天的节目,还特地带了两套试卷过来。我可以通过这两套试卷,现场判断你的数学水平!”

林淼哑然失笑,不禁摇头:“这位老师,说实话,其实我挺不理解你这种行为的。判断我数学水平的方法那么多,你为什么只相信你自己给我带的这两套试卷呢?我们东瓯市那么多教育机构给出的证明,难道还不如你这两张试卷更有说服力吗?”

“当然!”212选手满脸的义正词严,“我实话实说,我就是不相信你有这样的水平!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你们地方上没有给你开作弊的绿灯!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爸是林国荣,是全国知名的作家,同时也还是你们地方上的领导干部!你也不要觉得《曲江南都报》发声明道歉了,我就一定会相信《曲江南都报》是出于自愿的!你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你生来就含着金钥匙,你一出生就赢在了起跑线上,但是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谁知道你的家庭,为你提供了多少帮助。你们地方上给出的证明,全都不足信!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212老师说完,全场观众热烈鼓掌。

林淼静静看着这群人,等他们掌声渐止,才微笑着,慢慢说道:“好,老师的意思我明白了。这位老师带来的这两套试卷,我当然可以做。当着你的面做,没问题。你们问我的问题,在今天的节目录制时间之内,我也当然可以全部回答。不过在做题之前,我不能最后再向这位数学老师,请教一个数学问题?”

“当然可以。”212满眼自信的光,“只要你问的是正常的问题,我都可以回答你!”

“好的。”林淼道,“请问这位老师,如果全国十一亿人,每个人给你一块钱,总共就是十一亿元,但必须等到这笔钱全部到账,你才可以使用。这笔钱,你接受吗?”

问题问完,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212选手愣了几秒,嚷嚷起来:“你这算什么数学问题?没有题干,没有提问,接不接受算什么问题?白送我那么多钱的话,我当然要啊!”

“对啊!”主持人看起来很开心地笑道,“林淼同学这个问题,是不是还没问完啊?”

“已经问完了。”林淼道,“不过看来在座的各位,全都没看出这个问题的隐含条件是什么。”

“有什么隐含条件?”212选手不服道。

林淼缓缓道:“全国11亿人,每个人给你一块钱。我按每秒钟收一块钱计算,一分钟能收60元,一小时能收3600元,一天大概是八万六,一年哪怕有400天,一年也就3400万,计算你不吃不喝,十年才能收到3.4亿,收满11个亿,至少三十年。请问这位老师,今年贵庚?”

212先是一怔,但随即就用坚定的口吻回答道:“我今年42岁,怎么了?三十年后我也才72岁呢!有那么多钱,我活到一百岁都不成问题!”

现场一阵笑声。

林淼突然抬高嗓门,笑道:“对咯!你不吃不喝,每秒钟白拿一块钱,也要花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才能跟全国11亿人接触一遍。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再换个角度想一想,像你们这样质疑我的人,哪怕全国只有100万个,如果我非得挨个地向每一个质疑我的人,做一次自我证明,我每天都做一张卷子,我得做到哪一年才能做完?主持人姐姐可以帮忙算一下吗?”

主持人还真接话道:“可以,我拿个计算器算一下啊!”

“不用算了!开玩笑的!100万张卷子,我绝对做到寿终正寝也做不完。”林淼直接打断这个装傻的主持人。

这时212选手又大喊起来:“你不要偷换概念!你今天在这里做完两张试卷,那就全国人民都看到了!你哪里需要做那么多?”

林淼反问道:“那请问这位老师,你怎么向全国人民证明,你没有和我串通?”

“我……我怎么可能和你串通!?”212选手像是蒙受了天大的冤屈,一大摊口水,居然越过台阶,肉眼可见地喷到了林淼跟前半米的地板上,吓得林淼后退一步的同时,话筒也因为他的喊声太过激烈,而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长鸣声:“嗡——!”

全场人不约而同,统一捂住耳朵。

但等鸣叫声一过,212立马就接着喊道:“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给我作证!我怎么可能跟你串通!你个小孩子,不要信口雌黄、乱泼脏水!我不是那样的人!”

“行行行……”林淼挖了挖耳朵,受不了道,“我就当你没跟我串通,那你怎么证明,现场的这些人,每个人都有资格证明你没跟我串通?而且你又怎么知道,他们不但有资格证明你没跟我串通,也同时没跟我串通过?你怎么保证你这支队伍绝对的纯洁性?还有他们每个人,又怎么自证没收过我和我爸或者东瓯市各单位的好处,证明自己是有资格给你作证的?”

林淼一连串地问出来。

212崩溃了,跳下台来,跑到林淼跟前吐唾沫道:“你这是胡搅蛮缠!你就是根搅屎棍!”

林淼敏捷地闪开212选手的飞沫,退到一边大喊:“如果我是搅屎棍,那你们是什么?”

现场众人立马就激动了,纷纷指责起林淼来。

“这孩子怎么这么乱说话?”

“太没礼貌了啊!”

“一点都不懂尊重人,这算哪门子优秀少先队员?还不如我儿子呢!”

现场一片混乱,王岚忙对林淼喊道:“淼淼!不要乱说话!这里是央视!”

林淼呵呵一笑。

台下几个编导,急忙跑上台去,安抚半天,才把现场观众稳下来。

212和其他观众们气急败坏地坐下。

场面都稳定了,主持人才打圆场道:“哈哈,大家的辩论,有点白热化啊。那么接下来,我还有个问题……”

“稍等一下。”林淼突然打断道,“阿姨,我的话还没说完。”

王岚在场下忙给林淼使眼色,林淼却完全当没看见,死揪着问一口气还没咽下去的212道:“这位老师,你刚才说这里是央视,我只要在电视机前当着全国人的面,做一下你交给我的那两张试卷,我就完成了自证,是这个意思吗?”

212急赤白脸地瞪着林淼,很担心林淼还有后招,犹豫了半天才满心不服地回答道:“是!”

林淼不着急,又问:“那所以你的意思其实是,因为央视是国家机构,所以它具备资质,可以用来证明我的真假,是这样吗?”

“不是!”212马上机警地回答道,“还需要我亲眼验证!”

林淼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不是经过里亲自验证的东西,你都是可以质疑的?”

212斩钉截铁地回答:“对!”

林淼追问:“那政策呢?那么多政策在制定的过程中,也都需要你点头吗?”

212顿时又激动了:“你这是强词夺理!”

“老师,你先别着急激动,我还有更重要的话没说完。”林淼不管212选手,自顾自道,“今天早上我除了拿了全国优秀少先队员和全国优秀小学生两个奖,还拿了一个全国十佳少年先锋的称号。这个称号是在所有今天从全国各地过来领奖的同学中选出的,评选方是团中央和国家教委,一共只有十个名额,我是其中之一。请问这位老师,你现在是不是需要质疑一下,这两个单位的在评选过程中的公正性?毕竟他们既给我颁了奖,又没经过您的同意,这样罪过真的很大啊。”

现场主持人一听,这下终于慌了。

再录下去可就是节目事故了!

可后台的导演正要喊停,演播室却突然走进几个人,制止了他,饶有兴趣地看起来了这场大戏。导演没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一边让导播提醒主持人,赶紧维持秩序。

而这时,台上的212还在激动个不停,扯着嗓子大喊:“他们是受你蒙蔽了!这不算!”

“所以这位老师的意思是,这种级别特别高的机构,是不需要经过您同意就具备证明我是否清白的资格的对吗?如果他们给我颁奖,那就是我的问题,和他们无关。所以不管是什么机构给我颁奖,反正我肯定都是冒牌货,是这个意思吗?”林淼反正说开了,怼完212,反过来马上又问金丝排骨男,“所以其实这位司机叔叔,刚才也说了谎话。你们很明显更希望看到我是假的,这样才能证明你们的判断是对的,是不是?”

金丝排骨男无言以对。

“林淼同学,我们不如换个话题吧……”主持人想伸手抢林淼的话筒。

“我还没说完!”林淼直接一躲,继续看着现场三十来个观众道:“所以我真的很搞不清你们的立场。你们到底是在追寻真相,还是想服从权威。你们到底在质疑我,还是打着质疑的幌子想弄死我。这些话其实我说过很多次,我真的不想再说了。我也很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像今天在座的各位这样,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听任何解释地,一定要怀疑我到天荒地老那一天的人。《曲江南都报》10月15号发了声明,到今天差不多一个半月。别说你们,就算是在东瓯市这个小圈圈里,现在还死不承认我没问题的话,至少也数以万计。

前些天我在酒店过生日,晚上走的时候还听到两个看大门的说我爸有本事,把《曲江南都报》都搞定了,我估计等今天我拿奖的新闻一出来,不少人又得把我爸的能耐再往上抬一抬,说我爸把团中央和国家教委都搞定了。谢谢你们各位了啊!我爸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副科级干部,现在管的地方还没三条羊皮胡同大,这个能耐就在各位的口口相传中要赶上白日飞升了。都说三人成虎,我们各位叔叔阿姨的本事比那个大,您各位聚到一块何止能成虎,我看起码能干翻一艘航母!”

演播室后头,一群粗壮大汉都听喷了。

最粗壮的那位边笑边说道:“记下来,记下来!三人成虎,三十人干翻航母!哎哟这脑子怎么长的,早上才刚说了一通英语呢,下午又说相声来了。这孩子光唱歌太浪费了啊……”

“耿导,要不我看找哪位一起搭档个小品吧?”

“可以试试!”

粗壮大汉们正兴奋着,林淼突然又话锋一转,叹道:“你们这群人呐,老说老爸怎么着,怎么着,老说我怎么着,怎么着,其实压根儿既没有好好了解过我爸,也没认真了解过我吧?《小院杂谈》你们读过吗?你们知道《小院杂谈》里的那个小院,到底长什么样子吗?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们。我家原本住的那条小巷子,名字叫天机巷,我爸书里写得很美,但事实上一点都不美。不但不美,还脏乱差。

为什么脏乱差呢?因为二十米开外,就是菜市场。不是你们首都这边现在慢慢修得干干净净的那种菜市场,就是最原始的,路两边摆一堆摊子,卖什么的都有,每天污水横流,到处都是随地吐痰的人,每个稍微阴暗一点的角落里,每天都能找到城市里头用不着的天然肥料。早上5点多开始闹,晚上因为大家都穷,所以没什么娱乐活动,全都睡得很早,除了我家斜对面的麻将馆,可以打牌打到天亮。还有住在那里的人,偷的抢的骗的,什么人都有,严打的时候枪毙的都有。

那个地方,我从出生住到去年才搬走,而且不是买的房子,是租的。因为租了房子,所以我爸才写了《僦居发微》,知道僦居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吗?就是租房而居的意思……”

林淼侃侃而谈,现场终于逐渐安静下来。

后台林淼看不到的地方,几个壮汉也都收起了笑容。

林淼看着观众席上的铁憨憨们,又笑了笑道:“很意外是不是?说我含着金钥匙长大的那位司机叔叔,我恐怕你是不知道含着金钥匙长大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正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是不需要像我这样到处抛头露面,到处参加各种比赛的。为什么?因为没意义啊。读小学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上初中。读初中、读高中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上大学,上好的大学。

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和长大的孩子,他们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学该学的东西,上好的大学,只是时间问题。一切都有人帮他们安排好。但我不行,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别说金钥匙,我家连木头钥匙都没有。我妈生我的时候没力气,因为没吃饱,差点难产。我8岁之前没吃过蛋糕,因为今年我才第一次过有生日蛋糕的生日。我这叫含着金钥匙出生吗?

我说我取得这些成绩,靠的是努力和认真。为什么我这么说,因为我每天的学习时间超过10个小时,你们这些觉得我靠作弊上去的,先问问你们家的小孩,能不能做到每天学10个小时,不管是星期六、星期天还是过年。不信的,我现在带着的书包里就有一本东瓯市数学中考的真题集合,一套60张卷子,我昨天在来京城的飞机上,刚做到第51套。当然你们也可以继续怀疑,我们为了今天的节目,提前准备的道具。”

林淼说到这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主持人刚要插话,林淼又一抬手,打住道:“等等,还没说完。”

主持人很郁闷地又缩了回去。

就没见过这么能神侃的嘉宾……

林淼低着头,沉吟片刻,又缓缓继续道:“我还能说什么呢,现在事情过去一个半月,信我的早就信我,不信的永远不会再信。我刚过了八周岁的生日,我敢打包票,就算到了十八岁,社会上也还会有人管我叫骗子,哪怕他自己都说不出来,我到底骗了他什么。但是我并不怕这个,世界上所有成功的人,理所当然要承受这些诽谤和污言秽语,每一个成功的人都避免不了。这是成功的代价,也是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

说回我刚才讲过的,向你们自证,当然没有问题。但没问题归没问题,你们现在再扪心自问一下,还有没有必要呢?你们要是有资格参加,早上我拿奖的那个颁奖仪式,我想你们就算嘴巴再硬,将来也不会说我英语不好。你们要是有能力当我的阅卷老师,自然而然,也能看到我在考场上做的每一张卷子。你们要是稍微用点心,把《东瓯日报》翻出来看看,看一下我在新加坡书法比赛拿奖的参赛作品长什么样,都不用我现场写给你们看,你们将来随便拿我的某个签名一比对,自然知道笔迹对不对得上。

可是你们什么都没有做。你们只是听人说,我是一个神童,然后你们就自己在脑海中又构画了一个神童的形象。你们恨不能认为神童是无所不能的,看书过目不忘,心算比计算机还快,学任何知识技术全部一点就通,然后再拿我一比对,发现这些我都做不到,就开心地满世界宣布,这个小孩是骗子。所以你们不会在乎我为自己的人生付出过怎么样的努力,也懒得去查证你们所谓的证据到底是真是假,反正只要符合你们审判我的标准就行了。

你们在一个稻草人身上插一块天下第一的牌子,然后拿把铲子把稻草人打翻,就美滋滋地觉得自己打败了天下第一。各位叔叔阿姨,做人啊,真的要实事求是。自欺欺人不仅没意思,而且没意义。说实话,我现在特别希望这期节目能原原本本地播出来,一帧都不要剪。各位叔叔阿姨,知道什么叫一帧吗?就是录像用的胶片的单位。

我在这节目里的每一帧,都是我想对像你们这样的人说的话,听不听是你们的事,但说出来,我将来能省很多麻烦。不客气地讲,我真的没工夫在你们身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上个星期我过生日,给我师父回了个礼,是一幅字。写的什么呢?为中华之富强而读书。各位没完没了想在我身上捉虫子的同志们,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对人生是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负的,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花在该花的地方上。

我没工夫管谁撒了谎、谁又造了假。你们非要说我是神童,行,你们尽管说,你们非要说是我是假神童,行,也请便。我每天那么忙,那么努力,忙着、忙着,很快就长大了。我的整个人生轨迹,所有一路陪在我身边的人都看在眼里,所有有资格为我评分的人,他们也看在眼里。唯独你们,我不在乎你们眼里的我是什么样的。哪怕有一天我需要对你们负责,为你们做点什么,但那和你们没关系,你们只是顺便获得了社会发展的好处。说不定那时候和现在一样,我每天为你们这些人辛辛苦苦累得半死,你们还要指着我骂,说我不是个东西。

但那又怎么样呢?对我而言,这不是常态吗?

我从小被像你们这样的人骂到大,骂到老,骂到死,最后那天我说不定能进八字开头的那座山。我做了我认为此生无愧的事,并且为之奋斗终生,区区一点骂名又算得了什么?”

沉默,全场静默。

王岚都听傻了。

八字开头的那座山。

这孩子,目标大得恐怖啊……

“说了这么多,写点东西吧,给这个不知轻重找一堆人来恶心我的节目组留点足迹。”林淼反正话都说开了,措辞都犀利了。

众人面面相觑回不过神来,林淼却笑了笑,对主持人道:“阿姨,我都主动要求了,你们还不搬张桌子上来,配合我一下吗?”

演播室后方,几个粗壮男子顿时来了兴趣,纷纷大喊着我们来。

随即过了片刻,他们几位就搬出来一张长桌,放到舞台上。

最粗壮的那位耿导,顺带问了林淼一句:“毛笔吗?”

林淼对耿导一笑:“不用,普通纸笔就行,我写一首我爸作的词。谢谢叔叔。”

耿导揉了揉林淼的头。

又过几分钟,纸笔就拿了上来。

林淼拿笔在纸上涂了涂。

摄影师扛着镜头,舞台边上不少人围了上来。

林淼微微一定神,提笔写下题目:精忠报国。

随后歌词倾泻而出: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耿导看着林淼的歌词,对林淼的字和歌词的内容,全都不住点头。

王岚也凑了过来,见这歌词有点眼熟,回想起来道:“淼淼,这是不是那天晚上你唱的歌啊?”

“嗯。”林淼点点头,一口气把歌词写完,抬头对镜头一笑,“顺便给大家唱一个吧!”

“好!”耿导带头鼓掌。

现场三十个来个被林淼骂得跟孙子一样还还不了嘴的死龙套,也都毫无主见地跟着别人拍了拍。都不知道下午过来的时候,到底带没带脑子。

林淼对着镜头,丹田提气,一开嗓子,状态就格外的好。

音色极佳,气息极稳。

十几年前参加全省大学生艺术节合唱比赛拿一等奖的那个少年,今日元神归位!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耿导听得眼睛一亮。

现场不知谁起的头,响起伴奏的掌声。

“啪!啪!”

林淼始终自如地唱着,高昂的副歌过去,尾声更强,连打拍子的手都停下来,只有林淼高亢却极富穿透力的童声,在整个演播室里回荡,直至最后一句——

“堂堂中华要让四方~来贺!~”

气归丹田,余音袅袅。

林淼歌声落下,四周掌声如雷。

“好!”耿导红光满面拍着手,转头问有点愣住的王岚道,“这位同志,孩子是你带来的吧?”

“对。”王岚奇怪看着耿导。

耿导微微一笑,伸手道:“您好,我是春晚节目组的总导演耿斌,这孩子,我要了。”

王岚看着耿斌,目瞪口呆。

————

耿斌:我瞎编的,不用百度。此人物纯属虚构。如有同类,我明天去买彩票。

喜欢重生之先声夺人请大家收藏:(www.canxiangzw.com)重生之先声夺人残香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 - 重生之先声夺人全文阅读 - 重生之先声夺人txt下载 - 吹个大气球9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残香中文

猜你喜欢: 星际直播之我是大明星黑道邪皇ag8879环|开户超级医仙地府重临人间透视小神农ag8879环|开户无敌特种兵重返1977顶级神豪超级提取桃运村医开局富可敌国寻宝全世界宇宙最强矿工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透视神眼妖孽奶爸在ag8879环|开户ag8879环|开户修真医圣材料帝国ag8879环|开户超级医圣杀手房东俏房客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今晚无眠我身后有天庭神级娱乐主播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校内召唤师
完本推荐: 死亡内测全文阅读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桃花宝典全文阅读黄昏的英灵全文阅读剑寻刀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铸圣庭全文阅读天运贵女全文阅读不败战神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我身后有天庭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最强杀手系统全文阅读九仙图全文阅读兽丛之刀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炼神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乡村最强小神农混元修真录[重生]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快穿:男神,有点燃!动力之王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系统之善行天下超级捉鬼道长剑骨重生明星音乐家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御鬼者传奇斗武乾坤星际之全能进化魂帝武神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逆天透视眼满级导演神级影视大穿越穿越之教主难为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联盟之佣兵系统寒门祸害乡村美女图ag8879环|开户之万界至尊驭香全球崩坏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超级忍者系统

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手机版 - 重生之先声夺人全文阅读手机版 - 重生之先声夺人txt下载手机版 - 吹个大气球9的全部小说 - 重生之先声夺人 残香中文移动版 - 残香中文手机站